文字:何嘉文

2016-08-26 Critical Mass - 8

Critical Mass 本是社會動力學名詞,用以描述社會中的事情累聚一定的能量後,便會啟動。例如一個人走到一半突然望向天空,其他路人可能不會理他,但是一群人都如此,經過的人也會受影響,好奇抬頭看看天空有什麼?

單車界的Critical Mass—「單車臨界量」起源於美國舊金山,在美國早期的參與者可能會覺得自己在參加示威抗議活動,事實上在早期的活動中也真的有些單車族和其他用路人的衝突,特別是汽車。台灣的「單車臨界量」(註)是由高雄長鬃山羊單車隊周盟桂引進,早期是以「單車免費早餐」的形式推廣,後來改成週五晚上騎。活動名稱「微笑單車上路」就揭示了這是和平歡樂的嘉年華式活動,持續騎了兩年多(2006-2008)。後來台北也有了這樣的活動,也騎了兩年多(2007-2009)。這活動暫停了一陣子,直到2013年,一場全台串連的臨界量活動(台北市、新竹市、台中市、高雄市與屏東市),每年4/22、9/22前後週末上路,再次掀起、聚集單車騎士的能量。在全球自行車城市大會後,活動的節奏改成每個月上路,頻率更高。

2016-08-26 Critical Mass - 15

本月小編參與過當年在台北每月上路的活動,當時騎車的環境還不是很好,U-bike也只在信義區而已,我們幾個常參與的夥伴每次活動在路上都在自HIGH,停等紅燈就一起唱歌。有時遇到一起停等紅燈的機車騎士,就會聊起天來。經過這些年,人聲變成了行動舞台和專業DJ,音樂放送馬力更強大,騎行隊伍也更龐大了!路邊不時可見到不同的用路人跟著音樂一起搖擺…….

這次等待出發的集合時間,小編我和一個帶小朋友來參加的爸爸 聊了一下,他說之前就有聽說這個活動,這是他第一次來參加,參加這活動目的就是為了改善孩子成長的環境,所以特地帶小孩一起來。小編忍不住想到,單車王國荷蘭的單車路權運動就是起源於「停止謀殺孩子」的呼籲,希望以後我們每次的活動都可以安全到讓小孩自在參加。在人口密集的都市中,汽機車密度高,兒童過敏氣喘率也隨著空氣中的懸浮微粒濃度居高不下,少子化的社會,每個孩子都珍貴,孩子的健康更不容輕忽,TUBA希望隨著單車通勤比率的增加,並透過城市交通的改善,讓將來台北的空氣更清新、孩子上學的路途交通更安全。

2016-08-26 Critical Mass - 11

八點出發,現場車友約三、四十人;DJ UMBRA的音樂和行進中轉來轉去的單車大隊很吸睛,沿途車隊夥伴跟各式各樣的用路人良性互動,大多數的公車願意放慢速度或切換車道禮讓我們,極少數的汽機車按喇叭催促,我們用音樂和舞動身體搖擺來回應,對路邊的行人,我們有揮手說哈囉的,有伸手與路人擊掌的,有路人拿起手機來拍,我們也大方擺pose。看不懂的還是有,但隨著活動定期上路,TUBA活動的知名度、民眾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了。

2016-08-26 Critical Mass - 24

「這什麼主題?」(老夫妻中的阿伯)
「這不是第一次了,我以前就有看過。上次也是禮拜五。」(情侶檔,女)
「這外國人的活動,裡面很多外國人。」(路人大叔) (其實我們是本國人居多啊)
「好像是什麼單車協會舉辦的……」(上班族,女)

這樣的活動起初只是吸引人們的好奇與注目,漸漸的,形成一股穩定的力量,讓所有用路人有機會練習與單車騎士相處,漸漸習慣在路上看到單車,也將單車文化更有計畫的帶入這個社會。

最後到了華山,音樂繼續,騎U-bike的朋友去附近還了車以後就買罐啤酒來繼續PARTY。假日車手K第一次參加,他表示騎在大隊人馬裡頭更有力量。歡樂的活動每個月繼續上路,除了平時就有在騎單車通勤的夥伴以外,我們也歡迎平時還不敢騎單車上班的朋友一起來體驗,道路共享,我們不是阻礙交通的用路人,我們就是交通!

2016-08-26 Critical Mass - 25

註:B to P 的吳懿婷把Critical Mass翻譯成「單車聚能會」,我猜那意指大家騎車來聚集彼此的能量,倒不強求參與人數,而是強調「聚集彼此的能量」。